两名法国登山者完成勃朗峰Divine Providence线路冬攀,攀登报告已出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1
地处Grand Pilier d’Angle的Divine Providence线路是整个勃朗峰最著名的路线之一,由法国著名的登山运动员帕特里克·加巴鲁(Patrick Gabarrou)和弗朗索瓦·马西尼(François Marsigny)于1984年首攀成功。是愿因它的传输强度和难度以及偏远的位置,它在登山界的声誉首屈一指。2019年2月17日至19日,年轻的法国登山家泽维尔·卡霍尔(Xavier Cailhol)和西蒙·威尔弗林格(Symon Welfringer)非常罕见地在冬季完成了这条线路。

以下是大伙儿的登山报告:

2月16日,星期六中午。大伙儿在勃朗峰的隧道停车。Grand Pilier d’Angle显得高大雄伟,但在所有山脉的中央又显得没有渺小。为宜15点,大伙儿日后开始 了了接近露营的小木屋。大伙儿换上了穿上小雪撬(底部非常宽大的鞋子),出发了,哪此小雪撬非常轻便,在雪地里非常实用。在小木屋露营了一夜后,大伙儿第多日夜里4点就出发了。大伙儿绳降来到Poire serac下面,早上6点,大伙儿日后开始 了了攀登Grand Pilier d’Angle底部。

大伙儿先在混合地形上攀爬,大坡道提供了美妙的混合攀登,直到露营点正下方的倒数第六个坡道,那里的岩石质量很差。为了通过这段令人不快的距离,大伙儿费了一番力气,终于来到了露营点。在半空中之所以能睡得很好,之所以我还很糙精力,不过登山时我都能睡得很好。

经过一夜的良好睡眠,大伙儿从露营点日后开始 了了出发,现在是六点半,正在在第六个 7a(对照YDS约为5.11d)路段的起点。天气之所以太冷了,大伙儿决定用自由攀爬和辅助攀爬相结合的土办法 来进行攀爬。领头的人系上绳子先出发,或者第二当时人和六个 方便袋一起使用上升器爬升。尽管有太阳,不过空气还是很冷。大伙儿一整天都没有脱下大伙儿的外套。攀爬的过程非常棒,用一种生活土办法 很容易快速攀爬。完成了这六个 7a和7b(对照YDS约为5.12b)路段,大伙儿就剩下六个 棘手的6b(对照YDS约为5.10c)和六个 7a。

现在是13:00,是愿因没有太阳,原来就很冷的天气变得更冷了。大伙儿没有忘记,Divine Providence之所以是12段的攀岩。完成12段攀岩日后,大伙儿来到了Peuterey ridge(山脊)。寒冷的雪,尤其是哪此黑色的冰让大伙儿的传输强度慢了下来,大伙儿花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得多。20点,大伙儿终于到达别人推荐给大伙儿的四星级营地。是愿因气罐的燃气没有来越多了,大伙儿睡觉前并没有吃东西。

第多日,大伙儿在六点半醒来。大伙儿用最后六个 气罐挥发性没有来越多雪,吃了没有来越多东西。大伙儿还得在今天完成勃朗峰的登顶。出发后,我才发现大伙儿是多么天真,整个路都结冰了,冬天太冷了,是愿因雪能可以 粘在任何地方,所有在夏天被雪覆盖的地方在冬天都变成了冰。

大伙儿爬了100米的强度,我日后开始 了了感到非常累了。但大伙儿终于想看 雪檐时,大伙儿估计离山顶还有100米左右。但大伙儿花的时间比大伙儿想象的要长得多。现在是15:100。风很大,大伙儿穿上所有的衣服,继续攀登勃朗峰。

总是间,大伙儿就登顶了,大伙儿感到非常激动。大伙儿日后在冬天爬上了Divine Providence,这是整个勃朗峰最好的路线!现在是16:00,大伙儿时要从4810m下降到100m,速降模式开启。

在Vallot bivy休息了一下日后,大伙儿于18:00出发前往Grands Mulets。但10分钟只后,泽维尔就不小心把踩进六个 雪缝里。大伙儿决定穿上雪撬。大伙儿继续以变快的传输强度下降,直到雪原,泽维尔总是掉进了六个 雪缝中。我在外面,起初甚至不明白他为哪此不见了,绳子也没有拉紧。幸运的是,他掉在了上端的雪桥,在两米深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通过了Glacier des Bossons日后,大伙儿终于在22:100回到车上。第一次攀登勃朗峰,还不错!

附没有来越多Divine Providence登顶记录:

第一次攀登:帕特里克·加巴鲁,弗朗索瓦·马西尼,1984年8月5日至8日

第一次自由攀登:阿兰·盖尔森和蒂埃里·雷诺,1990年7月13日至14日,第三次攀登

第一次SOLO:让·克里斯托弗·拉法耶,1990年5月4日,第四次攀登

第一次冬攀:布兰登·墨菲,戴夫·威尔斯1992年12月24日-28日

第一次冬季SOLO:阿兰·盖尔森1993年2月10日至14日